春雪

齐梅良。重新开始。

我们是地狱里最相配的一对儿。





迷失在光和影的中间,听见人声像录音机里放出来的一样嘈杂。

人们举起烟花,光裸着身子肆意随着音乐扭动身体。

快点随便把我丢弃吧,让我一个人到温柔美好的地方去。

那里有软和的云和冰凉的山泉水,我从不在那里烦恼,从来不会哭泣。

我们是地狱里最相配的一对儿。

你爱着我,我爱着你。

跟我走吧,我的地狱讨生活还容易些,不像人间那样艰辛。

早晚要到来的事情——我是说死亡。她是那样甘甜美好。

就像花火大会,我的地狱像花火大会。

早就想起飞,烟花笑声里面在紫色的天空从上而下飞行。夜里适合飞行。

我说着疯话从楼顶一跃而下,我是个疯子,我热爱这个世界。

我想,要是可以再来一次,我也不会活的如此可怜,一定是个天才加上健全的人类。

已经不想拼尽全力去博得谁的欢心认可,我自己认为我自己非常完美了。

突然勃起

杏仁的瞎写堆放处。:


@齐梅良 的一小段瞎写。关于富美。


带着青草清香的发丝从我背后拂过,于是我回过头来,看到那双白生生的小脚在我眼前停下,上面还沾着泥土和草茎。以小姑娘的拙劣手法涂在脚趾甲上的红色已经被磨去了前端,干净的甲缝里嵌着黑色的沙石。小姑娘像是有些不自在一般地蜷缩起脚趾,光泽的脚背上朦朦胧胧地透着青色的血管分支。兴许是暑假刚过的原因,她的脚背上还带着穿凉鞋留下的条状晒痕,甚是有趣。我这才想起要抬头看看她的脸,可她却扬起一抹笑容,从我眼前跑走了,于是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她可人的一双小脚和纤细的脚踝,以及那灿烂地上扬着的嘴角和若隐若现的酒窝。我的眼神跟着她的背影,白色的棉布裙摆在人群里忽地就失去了踪影。我只好遗憾地回头。走了几步听见身后的人群里有妇人喊着孩子的名字“富美”,还有小女孩咯咯笑着回应的声音。太阳快要下山了,青草的香气却还环绕在我的鼻尖,一直都没有散去。